温諵庭

圈名:温諵庭/乔榆,喜欢哪个你就叫哪个,随你

梦,能有多值钱

chapter.8  直播


——我,要让你们,全部,成为,杀人凶手。

——我,要让你们,双手沾满鲜血。

柒籽回到房间后直播便开始了,直播间的人数在以飞速不断上升,并不是因为房间名有多么的惹人注目,主播的名字挂在那里就足够吸引大把大把的人了。

柒籽?柒籽是谁?当下最能挑起话题,捕捉人眼球的人物,所有喷子的箭头都指着柒籽,所有檠酒粉丝都恨之入骨的人,即使檠酒未曾表现出任何由于此次事件导致的负面影响。

柒籽关紧大门,锁上窗户,关上所有房间的门,拉上窗帘,打开客厅的大灯。

摄像头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整个客厅,柒籽从开始直播便一言不发,她无需多说话,在她认为便是将死之人无需多言。

就像网上流行的那句话一样:“要走的人多说一句都是求。”

将死之人多说一句都是不想死,想有人拦住她,想活下去。

客厅的茶几已经被移开,柒籽将煤炭拖到客厅正中央,点燃后她便只是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燃烧的煤炭。

她要做的显而易见,直播间的所有观众也都看出来了。

她想通过这种方式产生过量的一氧化碳,而过量的一氧化碳被人吸入体内后会导致一氧化碳中毒,从而死亡。

这种死亡很痛苦。

火花在跳动,时不时还伴随着“啪”的爆炸声,爆炸时火星跳开,落到远处后变成了灰色的颗粒。

直播间从一开始便没有安静过,反倒是所有人知道了柒籽的意图后更加热闹起来,喷子从一开始的“她又想玩什么花样?”变成了“自杀还要直播,是有多想火?”

电脑里柒籽还是有点距离,不过柒籽还是能看到弹幕,看了一会之后柒籽将视线移回火上。火焰所发出的热量并未使柒籽感到任何一丝的温暖。

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呢?在乐观的,积极向上的人心里这个世界是温暖的,充满希望,好人还是比坏人多,正所谓人之初,性本善。然而在消极厌世的人眼里,这个世界是冰冷的,没有一丝希望可言,哪怕有有一丝希望,都会有人出来给你一盆冷水,把你打回现实。

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心灵鸡汤到底是怎样的味道?人们所说的明天一定会好起来的到底是自我安慰还是……

弹幕不停,柒籽开始感觉到一氧化碳给她带来的不适。

【老板!来十串羊肉串!要辣,越辣越好!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老板!这里也要!今个儿没带钱,赊个账成不?】

【诶诶诶,大家要吃什么,尽管点,我请客!】

【大佬请客啊,那我就不客气啦!】

【23333,的确挺像的。】

……

——弹幕是在嘲讽自己吗?无所谓了,现在你们怎么说我我都无所谓了。

【喂!还做不做生意了?!客户就是上帝知不知道啊?】

【以为自己是谁啊?装什么装?我看她的真实身份就是个摆摊的小贩。】

【喂!城管来了还不快跑?】

……

——跑?跑到那儿去?这个世界无论我跑到那里都不会有半点温暖给我吧?

——呵,我倒也想,可是……我已经没有力气了。

最终,柒籽无力的倒下了,她轻轻的倒在沙发上,双眸轻轻的阖上,像是睡着了一样。

【哈?死了?还想多玩一会的。走了走了,无趣。】

【走了走了,没有烧烤吃,走了!】

【切……】

……

从直播开始到柒籽倒在沙发上,直到最后一秒,直到最后一个人退出直播间,从头至尾,没有一个人出来劝阻过,没有任何一个人出来说一句:“有没有报警啊?”“柒籽,你还这么年轻,不要想不开啊?”“有没有人知道她的家,救救她啊!”“这也是条生命啊!”

没有,没有一个人,所有人都在嘲讽,所有人直到柒籽生命的最后的一刻都在喷她。

他们说,警察看到柒籽的时候她像睡着了一样。

他们说,柒籽的姿势像极了一个婴儿一样,蜷缩在沙发上。

他们说,柒籽的脸上挂着泪痕。

他们说,闺蜜抱着柒籽哭了很久,嘴里一直说着:“对不起。”

闺蜜那天晚上并没有看直播,她给柒籽打了无数个电话,手机都关机,她说她很后悔。

对不起,这三个字可真有用。

梦,能有多值钱


chapter.7 人肉搜索

天阴沉沉的压下来,仿佛下一秒就会落下将这整个世界的人全部压死。

房间的角落,蜷缩这一个人,她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小的时候,只要父母一吵架柒籽就会躲在自己房间的角落。好似在角落被赋予了魔法,躲在那里就没有人能看见了一般。

——现在网络上那些人依旧在对我谩骂吧?

——还是没有人站出来支持我对吧?

——檠酒还是无视着对吧?

是啊,你看檠酒多么厉害,不出一兵一卒便让你一败涂地。

这时,柒籽像个小孩子一样,蜷缩这身子,无助的放声大哭,眼泪滑过她的脸颊,汇聚在下巴,随后滴落。

哭?有什么用吗?或许是有用的,小的时候,饿了就哭一哭,不高兴就哭一哭,不想要就哭一哭,不喜欢就哭一哭,不符合自己心意就哭一哭。哭一哭大人就会满足你,因为你是小孩子。

可是长大了之后,就逐渐的发现,哭,就没有小时候那么万能了。和家人哭,他们或许会说:“都多大的人了还哭。”

和男朋友,闺蜜,朋友哭他/她会安慰你几句,哄哄你。

这都不是长久之计,久而久之,这个方法就不那么奏效了,他们会厌烦你的哭声,厌烦你动不动就哭的样子,后来你会发现,你身边没有人了。

再试问一句,哭,有什么用吗?

柒籽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她是被手机提示音拉回来的。刚开始她以为是闺蜜发过来的,因为她只和闺蜜保持联系,很显然,她错了。

冰冷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最新消息,是一条未知电话号码发来的短信,内容是:

【不要脸的小婊砸,乱污蔑我家檠酒大大,不要脸,真恶心!想红想疯了吧?你以为自己是谁?你能和檠酒大大比吗?恶心死我了!】

谩骂,谩骂终于从网上转移到现实生活中了吗?

一切回到三个小时以前。

一位名叫“可爱的小怪兽”的网友组建了一个群,并拉进了许多人之后,可爱的小怪兽便是想要人肉柒籽。

于是,不到三个小时,柒籽的一切被人扒了出来,就像是被人扒光了扔到街上给人观看一样,毫无隐私可言。

于是柒籽收到了那条短信,当柒籽刚看完短信不久,又接二连三的收到很多条同样是未知电话号码的短信,每一条的内容都一样,目的也都一样。

——为什么!!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呢?为什么要这么对你呢?檠酒才是真正该被骂的人啊,为什么呢?

柒籽看着一条又一条的恐吓信,一条比一条恐怖,一条比一条吓人。柒籽的瞳孔在不断缩小,由于恐惧她的面部有些扭曲,眼泪再一次流下,却没有听见呜咽声。

提示音没有停止,短信的数目已然到了99+,手机屏幕依旧在不停的闪动,就在柒籽要把这个恐怖的通讯工具扔掉,砸掉,粉碎掉的时候,敲门声响了。听起来是一阵十分急促的敲门声,很用力,声响很大。

柒籽拖起自己疲惫不堪的身躯,像个行尸走肉一般的走向门口,正当她走到门口时又传来一阵急促的跑步声,听声音可以分辨不止一个人,跑的很快,动作很大。

柒籽将手放在门把手上,转动手腕,门“吱呀”一声开了,随后是一声“扑通”。

她有那么一刻以为是闺蜜来看她。

很快就灰飞烟灭了,她瘫倒在地上,呆呆的流着泪,呆呆的低着头,呆呆的盯着地面看,呆呆的……

柒籽住在三楼,是一栋普通的居民楼,开门便是楼梯。

属于柒籽那层的楼道本应该是干干净净,摆放这一个鞋架,一把雨伞靠在鞋架旁边,可是,现在呢?

红色,占据了这个楼道,墙壁上写着粗鲁的话语,正对面的窗户上贴满了纸条,大大的写着“污蔑狗”“去死吧”,地上,墙上也用红色油漆写满了谩骂的话。

多么是非不分的人啊,多么恶毒的话语啊。

——是啊,去死好了,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干嘛呢?我去死就好了。

柒籽沉重的从地上站起来,身子无力的摇晃了几下之后又跌倒地上,而她却没有发出任何痛苦的呻吟,只是沉默的再次起身,走回房间。

梦,能有多值钱


chapter.6 好看就行了

何为键盘侠?

所谓键盘侠啊,就是一群三观特别正,特别有文化水平,特别厉害,特别有逻辑思维,完全可以和福尔摩斯,柯南他们一较高低的人物。甚是奇怪,为何如此厉害的人物不被发掘?不被赏识?有没有成为上流社会的有钱人,贵族就暂且不说,为何他们这么厉害依旧是个存在于虚拟网络里的人?真是可惜了。

【炒作绝对是炒作。最近抄袭成风,就用这种方式炒作,啧啧啧。】

【厉害了,不管什么文,无论什么小说,只要火起来,只要出名了,就有人出来说抄袭。想火想疯了吧?很会刷存在感啊?】

【不得不说,差点我就信了。】

【真的是想火想疯了。】

……

柒籽现在正在遭受键盘侠的猛烈攻击,而她,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新人,一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的小白,就那样被人骂的一愣一愣的却不知道怎么反驳。
一时间收到太多的私信,太多评论,太多辱骂。本自信满满的以为自己可以在第一回合赢得漂亮,没想到自己却输得一塌糊涂。

她终于明白了,自己太过于天真。

每一秒都在增加的私信,每一秒都在更新的评论,每一秒就多一个人加入队伍谩骂柒籽。

翻阅评论,支持柒籽的人寥寥无几,谩骂柒籽的人占大多数。柒籽真的是输得连渣都不剩。

然而,所谓真相,就这样被埋没在辱骂中,真相已经随风飘散。

“叮铃铃——”

手机的铃声让柒籽回过神来,她下意识的接起电话,无力的道:“喂……”

“大小姐,别告诉我你还没醒?”很显然,电话那头的人是闺蜜。

“醒了。”

“醒了就好,出来玩呗。”也很显然,电话那头情绪很高涨,柒籽也不喜欢把自己的低气压,负能量传染给别人,特别是闺蜜。

“好,去哪里。”

“我们去看电影吧?听说最近有一部电影刚上映,特别好看!”

电影?最近刚上映?柒籽在一瞬间便想到了很不好的方面,闺蜜该不会是……不不不,应该是别的电影。

“好,我收拾收拾去找你。”

电影院门口,很多人都在排队,柒籽和闺蜜两人一手抱着爆米花,一手拿着可乐,看电影必备食物。

柒籽随意的环顾了电影院一圈,便在门口看到宣传海报。上面的一行大字让柒籽瞳孔猛的缩小,一个颤栗差点没站稳。

【根据网络当红作者檠酒第一作改编。】

“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闺蜜扶住柒籽关切的问到。

“没事儿,我们今天要看什么电影?”

“喏,就是这个。”

说着,闺蜜的手指指向那张让柒籽心痛的宣传海报。

“我……我们还是换一部电影看好吗?”

闺蜜疑惑的皱了皱眉头:“为什么?这个挺好看的啊。”

“可是……”柒籽皱起眉头,轻咬下嘴唇后,叹了口气,一脸认真的对闺蜜说,“这本小说的作者抄袭你知道吗?原封不动的那种。”

然而闺蜜只是无所谓的挥了挥手,一本正经的对柒籽说:“你在认真点我就信了。哎呀,虽然网上的确曝光檠酒抄袭,但是只是剧组炒作,你还当真了?真的很好看,和你说实话,我这是已经是第三刷了!”

此时,闺蜜脸上是幸福洋溢,笑容满面,柒籽是最喜欢看着她幸福的样子,最喜欢看着她笑,总感觉闺蜜的笑容能给柒籽无限能量。然而,在此刻,这幸福的神色,这美丽的笑容,这充满喜悦的话语却是一把把锋利的匕首插进柒籽的身体,心里,遍体鳞伤。

柒籽颤抖的手差点就要抓不住手中的冰可乐,她试探性的问道:“如果抄袭是真的,不是炒作,你会怎么办?”

“抄袭又怎样?好看就行了?现在的网络小说剧情有些相似很正常,都是一种套路。亲爱的,你知道一句话吗?”闺蜜顿了顿后继续说道,“天下文章一大抄。”

猛烈的洪水源源不断的从上流直奔向下,堤坝终于承受不住一轮又一轮的猛烈攻击,终于决堤了,全盘崩溃。

——是啊,天下文章一大抄。

可乐终于落到了地上,滚到墙角。柒籽大脑一片空白,听不见任何声音,不顾一切的离开电影院。
在她心里,电影院是一个恐怖的地方,是变态杀人狂魔的家,而自己便是变态杀人魔今天的目标。手持大刀的变态杀人魔正一步步靠近自己,柒籽努力的想要逃跑,想要离开,想要活下去。

——抄袭又怎样?好看就行了。

这句话仿佛被那个调皮的孩子按下了单曲循环,在柒籽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播放。

梦,能有多值钱

chapter.5 站边

上映了,檠酒的“作品”很快就上映了,虽然原著的内容和电影的内容有太多不同之处,被许多人指责。但檠酒只是笑罢,没有回复那些人,毕竟这不是他的宝贝,他自然不懂那种感觉,自然无法体会到那种感觉,毕竟不是他的。

除了内容大幅度改动以外,电影还是十分受欢迎,上映两天票房就已经过亿,檠酒就这样成为了众人眼里的成功人士。成为了自己当年羡慕的那种人,那种遥不可及的人。

成功的喜悦让他忘记了柒籽的话,让他忘记了还有一盘你死我活的棋等他下,还未曾笑到最后,岂敢有丝毫松懈?

21:30.pm

85年的红酒流入高脚杯,空气里渐渐泛起浓郁的就涨,檠酒转动手腕,杯中的液体随着他的动作摇晃起来,掠过贝壁。檠酒高调的扬起嘴角,享受这属于他的一切。

21:31.pm

柒籽找到了自己很久以前写的没有多少人关注的文。这个网站无论是读者还是作者都少的可怜,因此在这里发布作品的作者文笔再好也和小透明一样,久而久之,不断地有作者弃更,离开这个网站转向别的更加有发展的更加有人气的网站展现自己丰盈的羽毛。

柒籽将自己这篇文完结后也一头扎进学习,竭尽全力应付一只名为高考的boss。

柒籽将自己的文详情界面截图,文章内容截图,然后将发布时间特别标注出来。随后截图檠酒的,同样也将发布时间特别标注。她当然没有忘记截图私信。

一切准备就绪,战士活动活动筋骨准备上战场倾尽全力打赢这场战争。

【大家好,我是一名无名写手,今天我要给大家讲个故事。我的中长篇小说在半年前发表在一个没有什么人气的小说网站,半年后,我的文被“大作家”檠酒原封不动的拿走,并自称是他自己的。详情见图。】

内容,图片,最后打上tag,柒籽按下回车键,战争正式打响,这回是一场持久战。

五分钟,评论上百,转发过百,点赞过百。

评论里有极少数骂檠酒,大多数骂柒籽,有人出来假装柯南为大家推理事件,当然有不少人艾特檠酒。

21:40.pm

檠酒手中的高脚杯从手中滑落,在地上碎了个稀巴烂,杯中的红酒也洒了一地。他终于想起了他还有一场战役,不过他完全不慌不忙,悠闲的把碎玻璃和洒落的红酒收拾收拾,慢慢的到电脑面前,随意的瞥了几眼柒籽的微博原文,便关上了电脑。

——你觉得,现在有多少人是站在你那边的呢?

【这该不会是炒作吧?】

【我怀疑那个是檠酒的小号,得不到赏识才把文搬运到更知名的小说网站。】

【赞同楼上。】

【炒作吧这是,为了得到更多的票房,】

……

——来看看吧,有多少人是相信你的,有多少人支持你?又有多少人相信我,多少人支持我?

很快,檠酒收到私信,来问那是不是檠酒的小号。

——小号,不错啊。的确,是我的小号,我默认了。

默认了,檠酒没有做出任何回应,默认了抄袭,默认了炒作,默认了小号。他不用做出任何回应,就已经接近胜利。

21:41.pm

从微博发布到现在,柒籽的视线就没离开过电脑,她每看一条评论,心就像是多刺进了一把匕首一样。

——为什么这些人会是非不分?

是啊,为什么他们会不分黑白?不分是非?不分善恶?为什么呢?

更重要的是檠酒一定看到了,但是他还是没有给柒籽任何回应,依旧在装聋作哑,这让柒籽很恼火,像是自己自导自演了独角戏一样。自己没有得到赔偿,没有得到任何一点好处,反而还帮了他一把?使“他的”文更火,使电影的票房又创了新高?

简直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梦,能有多值钱


chapter.4 装聋作哑


10:30PM

檠酒洗完澡,清爽的短发还不断地滴落着水珠,身上披着浴衣水珠不断的从他的皮肤上滑落,真是撩人。这前脚刚踏出浴室便听到了消息提醒的声音,檠酒笑了笑后走到了电脑前。这可是他特意设置的消息提醒的音乐,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檠酒,你好。我是写手柒籽。我想向您询问一个问题。这篇文是你本人原创吗?没事,只是看到了一篇极其相似的文而已。】

【檠酒先生?恕我直言,这是我的文,请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你这是在侵犯我的知识产权你知道吗?】

檠酒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两封私信,很快,脸色煞白,他的手略微有些颤抖的控制鼠标,打开评论界面。

——还好,还好没有评论只是发了私信。

他叹了一口气后重新点开私信,整整盯着私信看了五分钟,他的眼球终于转动了一下,随后他毫不犹豫的删除了这两封私信。

毫不犹豫的,删除了……

——装作看不见无视掉就好了,这个节骨眼上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是啊,现在可是你最重要的阶段,如果真的被发现还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不过你肯定没有想过借助这个来让这文更火,真是不懂得利用。

——没看见,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

心里这般呢喃着,脱下浴衣,将还带着些许水珠的身体藏进被窝里。小时候一直很依赖被窝,也不过是把被窝当做了一个避难所,仿佛躲进了被窝后什么妖魔鬼怪,魑魅魍魉都伤害不了自己。被窝像是一个万能的地方,躲进去后什么都不怕。

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见。对啊,装聋作哑真是个不错的办法,反正我没看见,我不知道,你能拿我怎么办?

被窝里的檠酒笑了,他从被窝里伸出脑袋来,轻轻合上眼睛,很快睡着了。他最近特别喜欢睡觉,因为他能在梦里看到自己一帆风顺的未来。

真的一帆风顺吗?

……

这可不一定哦……

黑,身旁是一片漆黑。无法知晓这片黑暗的尽头在何处,无法知晓身旁有什么?什么都无法知晓。不敢轻易的动一下,生怕这一动,就会要了自己的小命,就会使自己尸骨无存,光是想想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为什么会在这,脑海里浮现的唯一一个问题,唯一。

“这儿,是地狱。”

声音不知从何处出来,仿佛从身后,却又感觉就在耳旁,但又觉着向面前,到底从何而来?

“地狱?”

脸上写满了疑惑,脑海中的疑问变了形,且又多了一个——为什么我会在地狱?我做错什么了吗?

“呵……看来你还是没有任何觉悟。”

语气中带着嘲讽,还有种无可救药的无奈,像极了小时候老师放弃拯救那些坏学生一样,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

——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

“你个贼!在这儿装什么装?别以为装聋作哑就有用?别以为我拿你没办法!贼!”

声音瞬间变得暴怒,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的谩骂,四面八方传来的。

——啊,是啊,我是个贼。

眼神瞬间从满是疑惑变为空洞无神。

“终于觉悟了吗?你就该下地狱!”

——是啊,我该下地狱。从不拥挤的天堂我是去不了了。

“我恨你,你为什么要偷走我的孩子?为什么你要在众人面前抱着别人的孩子装出一副这是我最宠爱的孩子一样?啊……好恶心!我恨你!偷了就是偷了,为什么还要装作一副不知情的样子,在哪儿装聋作哑!”

——啊,疯女人,抄你是看得起你。

“我不需要你看得起!这是我的心血,你原封不动的窃取走还反过头来骂我?”

耳边的谩骂声还在继续,他的耐心及罪恶感愈来愈少,在不断的下降,很快,尽数消失化为零。

“别给脸不要脸!你以为你是什么大大吗?”

站在原地,吼完最后一句话后声旁再次回归寂静,谩骂声消失了,没有任何声音。

8:30PM

檠酒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再三确定评论里没有出现任何评论是有关于说自己抄袭的。虽然这的确是事实。

松了一口气的檠酒认为,现在最重要的是保持冷静,绝对不能自乱阵脚。从第一天开始就知道会有这一天的来临,反正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慢慢想办法。

从抄袭的那一天开始就知道会有这一天;从受人仰慕,众人追捧的那一天开始就知道,停不了手了;从翻拍电影那一天就知道,永远,无法收手了;从删了私信的那一刻就知道,要和她玩到底,就算是不管用多么卑鄙的手段也不能输。

突然,特别设置的铃声又响了起来,把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檠酒瞬间吓出一身冷汗,以前最喜欢的声音此时此刻却变成了最恐怖的声音,比任何一版的鬼叫都恐怖。

【檠酒先生,你不给予我任何回复,我就当做你默认了,默认了你抄袭了我的文的事实。】

梦,能有多值钱

chapter.3  我的?他的?谁的?

六月的阳光总是那么炙热,有种不把人皮肤晒得起火就不善罢甘休一样,真是无语。海边,每一年都会有大把大把的人不厌其烦的来这儿玩,说起来,海边真的有那么好玩吗?的确挺好玩,不过要建立在没有鲨鱼,没有任何会危及生命的事情发生的基础上。

柒籽和少部分人一样,被朋友以各种……莫名其妙的借口强制性的来海边度假。

还记得昨天晚上闺蜜在电话里的:

“你自己想想,你与世隔绝多久了?网络也不上,家门也不出,还好你接了电话,不然我要报警了。感谢上帝,你还活着。”

柒籽听完后呆滞了一下,淡淡的看了看日期,又淡淡的,给人以没睡醒的感觉回复道,

“好像也没多久吧?也就……”

话还未说完,电话那头的女声便不顾礼貌,毅然决然的打断,

“我不管,今天下午,必须出来。我会去你家找你。就这样,拜~”

“嘟嘟嘟……”

——真是个不讲理的女人,不过好像从认识她那天起她就是这样一个不讲理的女人,也是最重要,最信任的了,自己信任的好像只有她,足以。

想着她幸福的笑了笑。

想着便幸福的笑了起来,笑着就又回到了海边。

“嘿,傻笑什么呢?和小爷我出来玩就这么高兴么?小妞?”

被闺蜜充满流氓气息的话语吓得瞬间收回笑脸,一脸无奈的给了对方一个白眼。

“不讲理的女人,你当你是嫖/客么?”

“小妞儿,一晚上多少钱?”

闺蜜说着就挑起了柒籽的下巴,另一只手不规矩的摸上了…柒籽的胸部,还变本加厉的揉揉捏捏。

柒籽楞了一会,很快,闺蜜感受到了,自己的胸部上有一双狼爪。她同时也看到了柒籽神秘的笑容。

“啧。”柒籽不满意的蹙起眉头。

“啧什么啧!”

“没想到这么久没见,你的胸还是这么小。”

闺蜜瞬间气的咬牙切齿,猛的将柒籽推倒在地,对她施展饶痒痒技能。

海边,沙滩上,某一处传来两个少女的欢声笑语,看得出她们玩的很开心,没有人愿意去打扰属于她们二人的美好时光。

至少…到目前为止是美好的。

所谓,“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很快,黑夜降临。它就像一个狂躁的画家,辛辛苦苦描绘了一天的美丽画作,经历了无数次的修改,无数次的上色,渲染……最后猛的将所有黑色颜料撒到画布上,索性让它全黑,倒也有别样的美。

柒籽和闺蜜在依依惜别后互相道了晚安便一步三回头的各回各家。

到目前为止,柒籽的生活还是美好的。直到她打开了她许久未触碰早已落了些许灰尘的电脑。

刚打开浏览器就是关于一部新的翻拍电影的新闻。出于好奇心,又或许是鬼使神差,毕竟柒籽以往从不关心这种新闻。总而言之,她打开了关于这个新闻的页面。

【网络当红小说《XXX》即将翻拍电影,作者檠酒便是很是期待……】

——等等,这篇文的名字?

柒籽的眉头皱起,心在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很快,她找到了这中长篇小说。随意的翻了翻第一章,她发现…

——这…这是我的文!

随后,她带着疑惑,满脑子的“不不不,千万不要。不可以这样对我……”之类的话,以及愈来愈高的怒气值,走马观花的看完了这篇文。看完了这篇……自己的文。

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带着疑惑和愤怒看完自己的文。不,此时此刻,她在怀疑,这到底是檠酒的,还是她的?还是别人的?这到底是谁的孩子?

柒籽无力的倒在靠椅上,眼神缥缈,无助。她无法接受这一切,她无法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就像妻子将出轨的丈夫捉奸在床一样,无法接受自己被自己深爱的男人背叛,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一切。

——对,对!这肯定是场梦。绝对是!

柒籽想起了母亲教过她的,狠狠地把自己的手臂掐了一把。疼痛,肉体上的疼痛很快向她反应,这不是梦,这是事实。

何为事实?事实就是,你所辛辛苦苦,每天熬夜,绞尽脑汁,小心翼翼培养的孩子,被别人不费吹灰之力抱走。让它,从此不再属于柒籽,而属于一个名为檠酒的人。

你,被抄袭了。

而且还是原封不动的拿走。

这就是事实。

“这是盗窃!他侵犯了我的权利!”

权利?换一种方式来说不过是挂在那里给一些天真到骨子里的人看的罢了。有多少人在意过别人的权利?就像他抱走你的心血时他有想到他是在侵犯你的权利吗?很抱歉的告诉你,他没有。

——贼!

即使柒籽现在怒气值已经炸了,整个人气的恨不得把檠酒千刀万剐,整个人都快疯了,但她仅存的理智告诉她自己,要冷静,冷静。

于是,她十分冷静的点开了檠酒的主页,十分冷静的给檠酒发了一封私信,一封十分冷静的私信。

【檠酒,你好。我是写手柒籽。我想向您询问一个问题。这篇文是你本人原创吗?没事,只是看到了一篇极其相似的文而已。】

试探,柒籽打算先试探一下对方。然后在适当的时间,也就是所谓的天时地利人和直接一针见血。

——去他/妈的试探!!我的心血现在被别人原封不动的拿走,还要翻拍电影?我…绝对不会原谅,绝对不会就此罢休!

【檠酒先生?恕我直言,这是我的文,请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你这是在侵犯我的知识产权你知道吗?】

柒籽又发了一封私信,比起上一封,她更喜欢第二篇。她知道她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但是,她只想维护自己的权利。所谓,权利。

8:30 AM

已经10个小时了,整整十个小时。柒籽没有收到任何檠酒的回复,任何,都没有。

她可以想象到,现在这位“大作家檠酒”是否在享受着自己“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她很想问檠酒一句,打破别人的美好生活来让自己获得美好生活,你过得心安理得吗?拿在手中是否轻轻松松?亦或者十分沉重?让你慌乱?

梦,能有多值钱

chapter.2 梦的成真

——呐,呐。你听说过吗?

——诶……什么?

——最近超火的一本小说。

——哦,是那本吗?檠酒写的。我看过!

——超好看的,听说今天完结呢。

——是吗?!

网络人气小说,两个月内,占据所有第一。作者—檠酒收获大批粉丝,大批好评。两个月,这本中长篇小说迎来了最后一章。

——最后一次了。

确定吗?最后一次?一开始就停不下来了哦。这种事情,一开始怎么会那么容易的停下来呢?你得到的够多吗?还没像梦里一样翻拍成电影呢?

一只名为虚荣心的小恶魔在他耳边呢喃,如同梦魇般的声音吞噬着他所剩无几的良心。

一切,都如同他梦里一般,一帆风顺。没有被发现是抄袭,没有被人喷,没有引来键盘手的撕逼。短短一个月,占据这个网站所有第一,就这么一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他,出名了。

复制,粘贴分分钟的事情,发布文章打上完结的标签,几秒钟就搞定一切。

檠酒只花了一点点时间,手指只工作了一小会,就把这篇文完结了。

【完结了!!撒花!】

【恭喜完结,大大辛苦了!】

【啊啊啊!终于等到完结。结局好评√】

……

……

……

——我…能不能收手?

不能!

——够了吗?

够了吗?你得到的够了吗?你想要的都得到了吗?不够…可以继续的哦。呐…继续吧,现在所获得的一切,还远远不够哦。

电脑桌上摆放着的电脑还在不停发出消息提醒的声响,以前,就在这之前,他听着十分悦耳,十分舒心,仿佛比所有的音乐都好听。然而,现在,他觉得吵,烦心。

他开始思考今后怎么办?被发现了怎么办?被催新作了怎么办?他可……写不出文了啊。

檠酒无助的向后倒去,像个人偶跌进火堆里一样。双目空洞,他希望有人告诉他,该如何下一步,该怎么走?他仿佛看到自己的面前是国际象棋,现在,到了他的回合,他却无助的看向身边的看客,眼神好似在说“求你了,请告诉我下一步怎么走。”而没有人向他伸出援手,因为…他是抄袭者。

徒劳而获的东西能攥在手里多久?这可拿不准。或许能拿住一辈子,或许明天就失去,而且你像被人扒光了扔到大街上一样。前者…亦或者后者,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走一步,看一步。只能这样了。

他那双盯着天花板的眼睛慢慢的合起,他希望自己做一个好梦,然而,并非如此。

【他是抄袭的,原封不动的复制粘贴!】

【又是这样,他抄袭的文怎么就没火呢?】

【抄袭的都去死吧!支持原著!】

【一字不动的搬过来变成自己的,也是厉害。】

……
网络舆论,有时候只需要一个人站出来“指正”,摆出证据,把这个事件的从头到尾描述的于情于理,随后,便会有一堆人出来站边。这可是足以杀死一个人的力量。

“我没有…”

“我没有抄袭…”

“这只是借鉴!”

“我没有…我没有!”

檠酒猛的从床上坐起,一丝冷汗从他脸颊滑落,面色苍白,嘴唇也没有丝毫血色。当他发现自己依旧在自己的房间,周围没有任何一个人。他抬手随意的抓乱头发后再一次躺了下去。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哪儿,有答案吗?有你想要的吗?会告诉你你下一颗棋子该落在何处吗?

好像…并没有。

日子一天天的渡过,准确的来说是浑浑噩噩的渡过。距离这本中长篇小说完结已经过了有些日子,但书迷们的热情并未消退,每天都能收到新的评论,新的私信,新的赞数。檠酒头一次感受到了来自粉丝的热情,这可是他梦寐以求的。

而且,檠酒发现自己最近愈发喜欢打开私信,打开评论,或者是在闲暇时间查看过往评论及私信。这已经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叮铃铃——”

再熟悉不过的电话铃声响起,才将檠酒的眼神从电脑屏幕上转移到手机上。陌生来电,不过看开头就可以知道是固定电话,而且是永远都在占线的办公室固定电话。

“喂…”

“喂,您好,是作者檠酒吗?”

电话那头的女声官腔极了,也证明了这就是永远占线的办公室固定电话。

“嗯,我就是。有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我是xxx影视公司的。我们想将您的小说翻拍成电影。我们知道,您的小说没有出版,但是……”

后面的,电话那头说了什么,檠酒已经听不清了。他已经无心去听她的官腔和官方的话语。他的脑海里只有,翻拍电影,翻拍电影……无限循环。

他简直不可相信他所听到的,如果仅仅做了一个如今都快忘得差不多的梦,然后这个梦就在现实中实现了,他在考虑该如何去庆祝这一切。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棒极了。比粉丝的热情,无数的私信,每天都在更新的私信更加令人满足。不过短短半年,他居然一步登天?

“檠酒先生?”

“啊……我在听。”

“您同意吗?”

“同意!”

一口答应,他无需犹豫,无需考虑。

直接跳过出版,跳过签约,直接翻拍电影。他满意极了,因为他在害怕,害怕自己会在签售会上露出马脚,千夫指。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小说里开了金手指的男主。只有一部作品,用了不到半年时间,就成为成功人士,人人口中津津乐道的大文豪。檠酒抬起自己的手,他开始怀疑是否真的开了金手指,或者是外挂。

不过现在比起庆祝他更希望这个外挂能让他的抄袭不被人发现,永远埋葬,永远不被任何人知道。

他的嘴角,在无意识的扬起,他现在正眉飞色舞。

梦,能有多值钱

chapter.1 所谓虚荣心

【你才抄袭!我只是在借鉴大大的文风。】

【不得不说xxx真是垃圾。】

【我不过是在借鉴,学习。】

【这是我自己的原创,并没有抄袭。】

………

狭小的房间,只有电脑显示屏是唯一一处的光源。电脑桌前,一个少年,右手紧握鼠标,视线紧紧的盯着屏幕,目不转睛。显示屏上的是新一轮的抄袭风波。不得不说,打着借鉴,学习的名声“光明正大”的把属于他人的心血拿来他们倒也用的心安理得,理由也说的看起来似乎…并不会太过于勉强,证据,好像也足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或许…我也可以。

真可谓是一念成魔。成佛需要很长的时间集很多善方可,然而,成魔只需一念,一个念头,便可让你堕入地狱。

羡慕,羡慕名人那般众星捧月,走到哪儿都有大把小迷妹;
贪婪,贪图于他人的赞赏,他人的敬仰,他人的羡慕;
虚荣心,藏匿在心底的一只小恶魔,唤醒他很容易;
负罪感,负罪感?为何物?我不过是在借鉴罢了。

这时他想起来了,自己前些天仿佛看见一个并没有多少人气,但文条理清晰,文风看起来让人舒服,剧情也不那么枯燥乏味的写手。这就是所谓的明明足以火起来却依旧是小透明的小可怜。

——或许,我可以向她借鉴借鉴。

想着,他立刻搜索到了这只小透明,并且找到了她最新发布且刚刚完结的中长篇小说。

评论:0 赞:10 分享:0

——还真是可怜到不行,不过这个网站也没有多少用户,而且这篇文也已经是半年前的了。

鼠标右键打开第一章–全选–复制–打开备忘录–粘贴,堪称完美,所有下来不到五分钟。初次尝试“借鉴”的少年心底还有一些难以平复恐惧,害怕被人发现,被发现后随之而来的表示谩骂,唾弃。或许是胆小的内心让他想要放弃,鼠标移动到删除键上,红色的删除键是否在反抗他的放弃。

最终,还是属于虚荣心的胜利。他将他这整个中长篇小说,全部复制粘贴。他慢慢的开始享受这种感觉,不花费自己一丝一毫的心血,不用自己绞尽脑汁去想剧情,想哪儿该如何描写,想接下来的剧情该如何继续发展才于情于理不显得生硬,只需要复制粘贴他人的,再打上借鉴的口号来说明自己的所作所为,亦或者根本不承认,连借鉴都不用说。他勾起的嘴角说明他很享受,同时也在脑海之中幻想自己成名之后的场景。

他选择了另外一个,另一个拥有超高人气,拥有很多高人气写手且多多少少都有出书的网站。

注册账号–输入ID–输入密码–注册成功–申请作者–填资料–完成。

看着自己的笔名他可是满意的扬起了嘴角——檠酒。

檠酒,目前没有任何一篇文,没有任何作品的无名作者。而这个笔名的持有者,是一个作文停留在小学水平的少年。

接下来,他仅仅只用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把这属于别人的心血发布。不到两分钟,就将别人的心血顺利成章的转化成自己的宝贝。

不到五分钟,这篇文章收到了第一个评论。

【大大写的太好了!期待下文!大大加油!】

——居然没被发现!

檠酒难以掩饰心中的喜悦,嘴角扬起,他很享受这种感觉,这种被别人叫大大的感觉。

不超过十分钟,点赞人数达到三十,分享人数达到十,收藏达到五,评论又添三条。

【很赞!文笔很好!】

【人物描写很到位,剧情毫不拖泥带水!加油!!!】

【已收藏www】

他很享受,这种被人夸奖,被人赞赏,被人肯定的感觉。有一只名为虚荣心的小恶魔其实一直沉睡于他的心底,而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其唤醒,而瞬间,小恶魔占领了所有。

——我需要做什么?回复?怎么回复?如果是别的大大的话不会回复评论的吧。那就不回复吧。

23:00 PM

评论:10 赞:50 收藏:5 分享:20

他终于看完所有评论清完所有消息,也同时再三确认,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这篇文存在的不对劲的地方才心满意足的关上电脑进入梦乡。

像所有爱幻想自己未来会如何如何的人一般,檠酒的梦里也出现了,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在他的梦里,他的抄袭并没有被任何人发现,他在一瞬间轻轻松松的成为众人眼中的大大,在这个小说网站占据新作第一,热搜第一,等,各种第一。然后直到小说完结,都没有被人戳穿,很快,他成了众人眼里的大大,享受着众星捧月的感觉。随后,有一家影视公司来找他,要求拿走小说的授权,翻拍成电影……

他也和所有人一样,期待着,盼望着,梦的成真。但,又有多少人正真的梦想成真,是否通过自己的努力,日夜兼程的奋斗着,使得自己的梦想实现。还是懒惰,不想努力,通过走捷径,不择手段的让其实现?

沉睡中的抄袭者正因为这个梦笑着,沉睡中的抄袭者宛如吃了蜜糖一般开心。还沉浸在自己的梦里,却笑出了声。

在这个社会上,有多少人努力出的心血被他人拿走,连招呼都不打一声。根本没有那个时间同你打声招呼,根本没有那个必要来像你要授权,根本没有必要经过你的同意。他们,可都是大忙人,忙着悄悄的把别人的孩子偷走,强行将其改名换姓,让别人的孩子刹那间就成了自己的。看吧,他们可忙着呢,哪有时间和你打招呼,和你要授权,等着你同意,和你谈知识产权?